鹿华易

我会喜欢上讨厌的贵族?(14)

贵族养子学霸米×(伪)平民养子(伪)学渣优


绝对的ooc


私设成山


人设把握不太好见谅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 “分析?说的跟你很懂似得。”优一郎半信半疑。


  “嘛,总比你这个白痴要懂哦。说说吧,你们聊天的大体内容。”


  优一郎简单地概括了聊天内容,那边的柊筱娅意外的没有插嘴。听完,柊筱娅深深地叹了口气,“米迦尔同学真可怜啊,竟然会看上你这个情商为零的白痴。不过!就让宇宙美少女柊筱娅,来拯救你吧!”


  “喂,你够了啊,要讲快点讲啊!”优一郎不耐烦了。


  “好好。呐优,你说你怀疑米迦尔同学接近你有目的,其实是因为你怎么也想不出原因,才会去问他的吧?”


  “对啊,没想到他会这么生气……”


  “你傻吗?虽说你这个大学霸语文不好,但最起码还是知道‘接近’褒贬含义吧,唉,你怎么想的啊……”优一郎听出柊筱娅有点急了。


  “”


这个有点想写……不喜欢的话自己在评论里说一个吧,我喜欢的话可以试着写写。
(但不可能有肉!)

我会喜欢上讨厌的贵族?(13)

贵族养子学霸米×(伪)平民养子(伪)学渣优

绝对的ooc

私设成山

人设把握不太好见谅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 优一郎怔住了。他从来没想过米迦尔为什么接近自己,如果只是因为自己姓百夜的话,根本没必要,米迦尔说过自己不喜欢百夜家的人。

   可是……他反而对自己很好,为什么为了保护同族?还是……保护我?

   优一郎紧皱眉头,手指抵在下嘴唇上,陷入沉思。他很少动脑子,因为不需要,可这次,他遇到了自己怎么也想不通的难题。

   “以后注意点。”一濑红莲突然说。

   优一郎被拉回现实,好一会才明白,红莲让他远离米迦。“为什么?”优一郎有些生气。

   “你还是想想接近你有什么目的吧,百夜家的事,可是个轰动上层社会的大事件,百夜家的人可以说是过街老鼠,那个百夜米迦尔有克鲁鲁保着,才敢毫无忌惮地在贵族学院上学,你不一样。”

   一濑红莲还在低着头看着教案,说着说着,愁的叹了口气,“哎,真想不到啊,还不如让你改姓呢,自己麻烦就麻烦点吧,最起码不用担心你小子,现在倒好……”

   “等等红莲,你刚刚说了什么?不如让我改姓?为什么?你果然不是普通人吧!”优一郎立刻抓住了重点,他站起来夺过一濑红莲手中的教案,紧盯着他,“问刑”。

   一濑红莲没了看教案的掩饰,抬着头看着优一郎,有一会儿,他才叹口气,站起来夺过教案,留下一句“你去问米迦尔吧,他应该还知道不少。”就回到自己房间,“咚”的一声关上门。

  优一郎有些恼怒,他发现这些人什么都知道,却什么也不说。米迦这样,红莲也是这样。

   只好明天亲自问米迦了。

  米迦尔发现优一郎今天不对劲,上课没有睡觉,总是偷偷瞄他,下课也没有叫他去打球,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。有几次突然叫住她,欲言又止,最后说了一句“没事”又走了。一整天都是这个样子。

   临放学,优一郎突然拉着米迦尔去了上次那个花园。

“米迦,我问你,你是不是还有什么是没有告诉我?”优一郎一脸严肃地说。

  米迦尔怔了怔,好一会才勉强地笑着说:“小优你……指的什么?”

  “米迦你肯定有什么瞒着我吧!还有什么你不能跟我说的啊!”

   米迦尔愣了,他看着优一郎一脸怒气的样子,隐约想到了什么,眼神黯淡了一会,又立刻将表情切换成微笑:“没有啊,我能,知道的都告诉你了。”

   “米迦你说谎!你没有看着我的眼睛,表情也不自然,说,还有什么是瞒着我!”

   米迦尔不得不感慨自己在优一郎面前,演技全无,完全被这个笨蛋看穿了。但现在不是感慨的时候,听到这句话,米迦尔的脸渐渐阴了下来。“是不是,一濑红莲跟你说了什么……”

   “他什么也没有说,是我自己要问的。”优一郎的气焰弱了一点。

   “你也在说谎哦,小优。”米迦尔轻笑了一下,看得优一郎背脊发凉,“果然是说了什么吧。我猜一下,是……怀疑我有问题?”

   这回轮到优一郎愣了,谁会想到米迦尔竟然猜出来了。但更令优一郎惊讶的是,米迦尔眼底的彻骨寒意。

   “他……怀疑你接近我的目的,其他的什么也没说,红莲瞒着我,你也瞒着我,到底有什么我不能知道的啊!”优一郎的声调渐渐升高。他真的生气了。

   米迦尔听到“接近”这个词时,怔了怔,接着,脸彻底黑了。“呵,接近,说的真难听啊,目的?小优,你是不是,也怀疑我对你,不 怀 好 意?”米迦尔冷笑着看着优一郎,眼中的寒意丝毫不藏地流露出来。

   优一郎默不作声,米迦尔看着他的反应,眼神中闪过一丝悲意:“呵,呵呵呵,果然啊……”

   优一郎皱了皱眉:“果然什么?”

   “小优你……果然还是很讨厌贵族吧……”

   优一郎又愣住了,刚刚想起那天在球场说的话,还没解释,就听见米迦尔说:“虚伪,恶心,我也是这样啊……小优你果然还是喜欢普通人一点吧。”

  “等等,米迦,你在说什么啊!”优一郎慌了。

   “我看见了哦,”米迦尔的眼神又黯淡了几分,“那天,有个女孩给你一封信,红着脸对你说了几句话,你……没有拒绝。”

   “咦?米迦你,什么时候?不对,你在哪看到的?”优一郎看着米迦尔的眼神,真的慌了。

   “在教室门口左拐角处,你跟那个女孩在楼道。”

   “那这跟讨厌贵族有什么关系啊?”

  “我还记得哦,有个贵族的女孩,找过你,给你一封信,你……。”米迦尔顿了顿,“你心里,其实还是很抗拒贵族的吧。”

“如果你拿他们跟我类比的话……”米迦尔低下了头,“百夜优一郎,很抱歉,打扰到你的生活,我会要求换班并且尽量不出教室。”米迦尔抬起头,眼神冰冷地看着优一郎,“以后,还是不要见面了吧……”

  说完米迦尔头也不回的走了,只有优一郎怔怔地站在原地,眼中满是震惊,刚想解释,米迦尔已经走开了。

   优一郎知道米迦尔彻底误会了,但现在追上去已经来不及了。“怎么办啊……”优一郎快步往家里跑,拿起手机拨通米迦尔的号码,“打不通啊,关机吗……”

  优一郎跑到家门口时,突然想起,米迦尔能调查自己的住处,自己也可以调查他的啊!这样想着,优一郎拨通了柊筱娅的号码。

  “喂——?”对面柊筱娅懒惰的声音传来。

  “筱雅,你能不能帮我查一下米迦的住处?”

  “咦?怎么了。”

  “哎呀别问啦,快点查啊!”

  “不~要,你告诉我为什么嘛。”

  “啊啊啊啊好吧,我,我跟米迦吵,吵架了……”优一郎的语气渐渐慢了下来。

  “哦?因为身份的事吗?”柊筱娅一针见血。

  “你怎么知道?”优一郎懵了。

  “猜的哦,你这么烦贵族,总会让米迦尔同学感到害怕的。”优一郎隔着电话仿佛也能看到柊筱娅得意的表情。

  “为什么啊?”

  “唉,真不该指望你开窍啊……呐,优我问你,你……是不是喜欢米迦尔同学?”

  “轰!”优一郎的大脑炸了。“你!你不要乱说!”优一郎差点压不住音量喊出来。

  “我没有乱说哦,你要不要听分析?”柊筱娅笑了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 我是拖更小能手,然后预计的完结篇并不准……不过下章肯定完结!嗯!
  然后,点梗,给自己找活干吧……待会会放个图看一下,觉得不好的话就自己在评论里自己点。

我会喜欢上讨厌的贵族?(12)

贵族养子学霸米×(伪)平民养子(伪)学渣优

绝对的ooc

私设成山

人设把握不太好见谅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 说完这串话后,米迦尔紧紧地抿着双唇,优一郎的手不知何时已经不在脸上,米迦尔的头又埋了下去。优一郎的手捂住自己的嘴,眼神阴晴不定,似乎是在整理这些自己本该知道、本该了解却一无所知的信息。

   “哪,米迦,这些,都是你调查出来的?”优一郎缓缓放下手,眼睛紧紧盯着米迦尔。不出所料,米迦尔没有抬头,只是“嗯”了一声。

   优一郎沉默了一会。米迦尔也沉默了,他在等待“处刑”。

   “为什么红莲不告诉我?”优一郎突然说了一句。

   米迦尔怔了怔,缓缓抬头,眼中满是担忧,“大概,是你的母亲不让他说吧……”又低下头,“小优……我……也不想你知道这些。”

   “可你怕的不只是这个吧?你到底在害怕什么?”

   米迦尔瞪大眼睛,紧紧一咬牙,“我……我……对不起,小优,我……”说不出口。

   突然,米迦尔感到有什么靠在自己肩膀上,扭头一看,是优一郎近在咫尺的脸颊。“没关系的,米迦,不想说就不说好啦。其实你不用担心我的,我从来都没有在意过别人的看法,不喜欢管他们的事,也许这是我跟他们不熟的原因吧……我不会在意那些人对我的看法,更何况是负面的。嘛,不过还是谢谢你告诉我这些,不然我还被蒙在鼓里呢。”

   米迦尔怔了怔,苦笑着,也环住了优一郎的腰。

   “不过米迦,你知道我住在哪里,也是你调查的吧?”

   米迦尔的笑容瞬间凝固,出了一身冷汗,这才发觉“处刑”还在继续。“嘛,不过没关系!你调查我,可能是因为我姓百夜吧。”优一郎重新站好,笑着对米迦尔说。

   “不,不只是这个原因……”米迦尔沉默了一会,轻声说道。

  “嗯?”

   “不,没什么!走吧,快上课了。”米迦尔无意间拉着优一郎的手跑回教室。

   优一郎怔怔地看着被拉住的手,一抹笑意出现在脸上,“嗯!”

   “米迦,去打球吗?”放学后,优一郎又对米迦尔发起了邀请。

   “小优,你的作业做的完吗?”米迦尔皱着眉头看着他。

   “哎呀,我不管!我今天都没有怎么玩都是你害的,你要赔我!”优一郎扯着米迦尔的衣袖,提着书包就往外跑。

   球场上,米迦尔并没有上场,只是坐在凳子上看书。

   “喂!优一郎,听说你曾经也是贵族啊。”

   “哈?你听谁说的。”

   “学校里都在传好吧,你太孤陋寡闻了。”

   “我可不是什么贵族,你又不是不知道,我最讨厌贵族了。他们那种虚伪的人,我可不想扯上关系!”

   “好好好!你人笨,说什么都无所谓。”

   “喂喂喂!你小子找揍吧,你才笨!”

   优一郎走到睡着的米迦尔身前,弯腰推推他,“走啦米迦,回家吧!”

   米迦尔缓缓睁开眼睛,“嗯。”

…………

    回到家后,优一郎就问一濑红莲关于自己的事情。

   “喂!笨蛋红莲,你跟我说一下‘百夜家’的事啊!”

   一濑红莲把目光从教案上挪开,微皱眉头,“那个米迦尔真的告诉你了?”

   “咦?你知道米迦。”优一郎呆了。

   “啊,毕竟……那天回不来就是因为他啊。”一濑红莲有低下头重新写起教案。

   “因为他?什么因为他,红莲你说清楚啊!”优一郎一拍桌子,让一濑红莲的手抖了一下,写错了一笔。

   一濑红莲一挑眉,抬起头来:“那天晚上,因为学校的事回不来,你记得吧。”优一郎点点头。

   “那天其实是学校分班的事出了点问题,对方要求然他们那的一个人也分到三班,我看看那个学生信息,姓百夜,就能明白是冲你来的,虽然对方也没有故意掩饰。”

   “有个叫费里德的,是带头的,我问了他他的目的是什么,他却说什么 ‘姓百夜的人在一个班,负面舆论也可以不那么明显,至少不会表现在他们面前。米迦尔早已经历过并且能应付,但优一郎应该没有这方面的经验,所以至少米迦尔可以保优一郎一下。’ ”

   “我想了想,好像没毛病,不过也没有立刻答应,但他说了一句话,”一濑红莲盯着优一郎的眼睛“米迦尔会告诉哦你百夜家的事,以……”一濑红莲突然停下,接着又说道:“我就答应了。本以为要在学校睡呢。”

   “不过优,我不觉得米迦尔接近你,只是为了告诉你百夜家的事。”

   “咦?为什么?”

   “嗯,怎么说呢……他为什么调查你,知道原因吗?”

   “是因为我姓百夜?”

   “只是因为你姓百夜吗?那他接近你也是因为你姓百夜?”一濑红莲紧紧盯着优一郎说着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  嗯……先说个抱歉吧上周只更了一半没写完。我其实没想到挖的坑这么难填,又一次被剧情卡住了……

   我现在都不知道自己写的什么东西,真的十分不满意啊……结局那段,不好,想了好几种结局(虽然他俩肯定在一起)不知道选哪个,选好了又不一定写好……

   然后就不知道说什么了。还是感谢大家的支持,然后因为状态不好嘛,所以有bug或者不懂的地方请指出来谢谢。

   

我会喜欢上讨厌的贵族?(11)

贵族养子学霸米×(伪)平民养子(伪)学渣优
绝对的ooc
私设成山

人设把握不太好见谅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  米迦尔突然在学校网站上发现一个“百夜”的话题,瞬间黑了脸。点开一看,果然……是讨论优一郎的身世的。

   翻看着别人的观点,并没有什么很过分的,直到看到这样一个标题:百夜家的人所犯的罪行。米迦尔有些着急、害怕。不过好在评论里并没有太多贬低百夜优一郎的话。

   但仍然不能放心,让他不安的是那种比较烦人的贵族。贵族大多高傲,但很多都是隐性的,不介意与平民交朋友,但不能得罪他们。

   虽然骄傲,但米迦尔觉得比那些烦人的贵族可爱的多,毕竟他们是有原则的。

   但“显性”的就不这么可爱了,甚至令人感到恶心。米迦尔自己也是见了那种人就绕道走。

   现在,优一郎就要面对那些人的冷嘲热讽了。

   他想告诉优一郎百夜家的事,以及优一郎自己的身世,但不知道该怎么办。他怕优一郎觉得他是虚伪的人。但这是他不得不承认的事实。

   那段时间米迦尔总是心不在焉的。优一郎注意到了,但他发现,自己越问,米迦尔越低沉。出去打球时,米迦尔也只是坐在凳子上,低头不知道在想什么东西。

   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,优一郎破天荒的,不再出去玩了。

   米迦尔也破天荒的,上课走神。虽然被发现,但问他的问题,他总能答上来,老师渐渐也不理睬他了。

   优一郎知道他有心事,但怎样都不告诉自己,这让优一郎很郁闷。于是,他又一次做了让人目瞪口呆的事:上课没有睡觉。

   柊筱雅被他的反常吓到了,君月则嘲讽他变了性,意识到上课睡觉浪费生命。他固然知道这在优一郎身上是不可能发生的事。优一郎也对他翻了个白眼以表示鄙视。

   他睡不着。一想到米迦尔有心事却不肯告诉自己,就觉得难受。让他更难受的是,米迦尔有几次明明想说,可欲言又止,什么也没说。

   终于,优一郎忍不住了,强行拉着米迦尔到学校后的花园问他。

   “米迦,你到底有什么事不能跟我说,我难道这么不值得信任吗?”优一郎盯着米迦尔的眼睛质问道。

   但米迦尔不敢看他的眼睛,不想看到在优一郎眼中的自己。但他被优一郎的话伤到了,感觉有一把剑刺在心上,刺了几百剑。

   米迦尔把头低得很低,嘴紧紧抿成一条长线。他不敢说。

   想着优一郎倔强的性格,米迦尔知道自己不回答的话,这事可能没完。米迦尔微微抬头:“小优,这件事……可能会影响你以后的生活,可……”米迦尔紧紧一咬牙:“如果你能接受的话,我应该会说的……”

   “什么叫应该啊,能说就说啊!”优一郎突然捧着米迦尔的脸,让他抬起头来看着自己。米迦尔被这突然的举动吓着了。看着优一郎眼中的自己,有种强烈的感觉像低下头去,可头被优一郎固定,只好半闭双眼。

   “小优,你听说过‘百夜家’吗?”

   “‘百夜家’?姓百夜的人组成的家族吗?”

   “可……可以这样理解。”米迦尔眉头紧皱:“我……是那个家族的人。但是,那个家族被灭了。”

   “家里人都被杀,只有我,被我现在的养母,克鲁鲁收养。”

   “为什么会被杀?”

   “因为他们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。”

   “什么罪?”

   “不知道……”

   “那么,”优一郎紧盯着米迦尔的眼睛:“我为什么活下来了?我并不认识那个克鲁鲁。”

   米迦尔抬眼看着优一郎的眼睛,眼神中透露着淡淡的忧郁,“你逃走了。”

   “准确的说,是你的母亲逃了。你的母亲很聪明,早在灾难来临之前,她就逃了,带着你。”

   “可养我的不是我的母亲,是红莲啊。”

   “你母亲被找到了,她死了……那个红莲,收养了你……”

   优一郎一怔,他想起自己经常做的噩梦了。“我,那天做的梦,梦见有人对我说让我听姐姐的话,让我逃……可为什么是姐姐?”

   米迦尔用复杂的眼神看着优一郎,没有回答他的问题,反而说:“你是孤儿。”

   “你不是你母亲的亲生孩子……”

   “咦?”

   “……”

   “她长什么样子?你见过他?”

   米迦尔摇摇头:“我跟你一样大,她逃走的时候我跟你一样大,你都不记得她张什么样子,我怎么可能知道。”

   “但你看着我的样子,因该也能猜出你不是百夜家自家人。”

   “至于那个‘姐姐’……她已经死了。”

   “怎么死的我不清楚,或许……你的那个红莲知道。但他不可能告诉你,因为对他来说,这件事不堪回首。”

   “他没有告诉你百夜家的事,因为他知道,如果你再普通学校上学,你不会因此受影响,就算有影响也不会太严重。”

   “但现在你身边有贵族同学,他们都知道百夜家的事,以你的性格,会被排挤的。”

   “但现在你必须知道这件事,但我知道红莲不会说的,所以……我一直在犹豫要不要告诉你……这件事对你的影响真的很大。本想着你能接受的话,还是能告诉你的,但看你这样子……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  嗯……本来想着开学前写完,但又不想烂尾,所以不知不觉更了这么多……

  开了学能不能玩手机是个未知数啊,如果能玩的话应该能周更。

   不过应该还有两话就更完了……吧。

   在此,感谢大家的喜爱!

我会喜欢上讨厌的贵族?(10)

贵族养子学霸米×(伪)平民养子(伪)学渣优
绝对的ooc
私设成山

人设把握不太好见谅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  以后每天,优一郎都会拉着米迦尔去球场,不打球,也要看别人打球。毫无疑问,每天去球场的人也渐渐变多,不过她们不是看球的,而是看米迦尔的。


   学校网站多出一个“米迦尔吧”的选项,而且点击率居高不下,内容无疑都是有关米迦尔的。因为优一郎每天拉着米迦尔出教室的原因,粉丝们都非常感激他,每天的内容不是米迦尔的照片,就是感谢优一郎之类的。


   优一郎并不知道这件事,相反米迦尔却很清楚,每次看着自己的名字高挂第一,他的脸色就会变得很难看。于是拒绝优一郎的邀请次数也变多了。


   可优一郎并不觉得什么,还是会拉着米迦尔出去玩。米迦尔每次看着优一郎邀请不到自己的失落,又邀请到自己的开心,心情极其复杂,看着网站里又新出的照片,只能摇头苦笑骂自己自作自受自讨苦吃,总是不能狠心拒绝。


   而优一郎一直在考虑为什么米迦尔总是拒绝他,可拒绝后又突然同意了,优一郎考虑过是不是米迦尔讨厌他了,但思前想后,觉得并不是。因此两人都很烦恼。


   在一次大课间,优一郎罕见的没有拉米迦尔出门,自己竟然也没有出门。一群女学生堵在门口张望着,并没有看出优一郎想出门,不禁大为失望。


   “……小优?”米迦尔歪头看他,试探着问问。


   “嗯……怎么了,米迦?”优一郎还趴在桌上,却不知道有没有睡。


   “你今天怎么不出去了?”米迦尔也趴下。


   “……我在想事。”


   “咦?你竟然会想事。”


   “当然了,我又不是笨蛋!”优一郎猛的抬头瞪着米迦尔。


   “哈哈,小优原来不是笨蛋吗。”米迦尔笑了笑。


   “当然不是笨蛋了!你想我打球打的多好,笨蛋怎么可能这么会打球!”


   “这没什么关系吧……那么,笨蛋小优,你在想什么问题呢?”米迦尔微笑着。


   “嗯……”优一郎不再看米迦尔,重新趴下脸。过了好一会儿,优一郎突然抬起头来:“米迦……你是不是……讨厌我?”


   米迦尔一愣,优一郎的话又一次出乎自己的预料,他眉头微皱:“为什么会这么想?”


   “我……每次邀请你出去玩,你都拒绝……不过为什么……拒绝后又答应了呢?”优一郎双手托腮,微微低头。


   米迦尔见他这样,心中无限懊悔,心想不该一直拒绝啊。他叹了口气:“没有讨厌你啦,你不要想太多。”


   优一郎转过头来,两眼发亮:“真的?可是……你为什么又答应了呢?”


   米迦尔又懵了。总不能说不忍心看你伤心吧……“额……这个,其实是……我转念一想,觉得出去玩玩也不错,所以就同意了……”又是这样,好罪恶!


   优一郎一脸将信将疑,米迦尔还是有点不敢看对方那双清澈的眼睛。只听优一郎叹了口气,没有再追问。


  优一郎又趴下,但没有把头埋进胳膊里,但也没有看米迦尔,只是闭着眼,脸朝前。 “那米迦,以后还要一起打球吗?”


   “咦?”


   “不想去就算了……”


   米迦尔又一次听出了失落感,而且这次十分强烈!


   “去啊,只要是你邀请我,我都会去。”


   优一郎猛的把头埋进胳膊,看不见脸,只看着他的耳朵微微发红。米迦尔勾勾嘴角,自己也闭上了眼睛。


   门口……


   “哎,你们看,优一郎真的不打算出来了。” “他竟然还跟米迦尔聊起天来了!” “唔……这可怎么办呐……” “唉,优一郎怎么放弃任务了呢?真是的!”


   “什么任务啊,优同学自己都不知道,你们凭什么认定他放弃任务呢?”


   几个堵在门口的女孩回头看看:“你是谁?”


   那人微笑着说:“我是谁不重要啦,只是这个学校普通学生而已。”随即收敛笑容:“不过你们私自给优同学下达任务,让人不爽啊……”


   那个站在最后面的人脸色很是难看,过了一会才回答说:“不是我们私自下达命令,米迦尔的话题这么火,优一郎肯定也看到过,如果不是看了话题里的内容,他怎么可能天天拉着米迦尔出来。”她的眼神异常坚定,仿佛她说的就是定律。


   那人微微一怔,低头笑了一下:“别自以为是了,优同学才不会因为满足你们才做的这些,”抬头,“他要是知道你们建了这么个无聊的话题,不要说拉米迦尔同学出去,他自己可能也不会出门了。”


   “所以,赶紧走吧,如果不想让我告诉优同学这件事的话。”


   “嘁,那我能知道你叫什么吗。”


   “知道我叫什么,日后好查我,然后报复我?”摊手,“没用的,知道我的名字就差不下去了,那么,你就先把‘调查我的名字’作为第一个任务吧!”


   说完转身进教室,不再理会门外人。带头的女生面色铁青,她看出对方是个狠角色,身世不普通,可没想到对方会这么嚣张!“怎么办呐?”身旁人问道。“查!当然要查,我倒要看看她凭什么这么嚣张!”转身离开。


   这节是体育课,大概是因为新学期,老师并没有让他们做高强度的训练,只是跑过几圈,做了准备运动,做了几十个俯卧撑后便自由活动。


   米迦尔正坐在一颗柳树下享受闲暇时间,不料被突然飞来的篮球砸了一下。米迦尔正要看是哪个人这么烦,看见优一郎正朝自己招手,微微叹息,只好拿起篮球走向优一郎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  日常觉得少。这是补的昨天的,晚上还有一篇……吧。


   

我会喜欢上讨厌的贵族?(9)

贵族养子学霸米×(伪)平民养子(伪)学渣优
绝对的ooc
私设成山

人设把握不太好见谅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  “米迦尔同学,请你推醒你的同桌,虽然我知道英语无聊,但还不至于催眠吧。”克罗里一手端课本一手在黑板上写东西,侧着身子站在讲台上,无意间看到优一郎趴在桌子上睡得正香。虽然生气,但他还是微笑着说出自己的请求。


   米迦尔无奈扶额,苦笑着推了一下优一郎:“小优,小优?”优一郎只是动了动肩膀,“唔……别动,我再睡会……”米迦尔见状,只好看着克罗里,摊手,表示自己无能为力。


   克罗里还是保持着微笑,突然想到了费里德对自己说过的话,叹了口气,不再理会优一郎,继续讲下去。


   直到大课间,优一郎便立刻精神饱满的邀请米迦尔去打球。米迦尔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他,什么也没说,没有拒绝,也没有答应。


   优一郎知道米迦尔想的是什么,便为自己辩解般地说:“你不要这样看我,我上课敢睡觉是因为我都会,不知是因为我困。再说,课间怎么能浪费时间,当然要出去玩!”


   “走啦走啦,课间学习简直是浪费生命!等等,你该不是不会打球吧?”


   米迦尔本来就被那莫名其妙的辩解说的发懵,又听见下一句似挑畔的话,微微一笑:“我想的不是那个。而且如果我去的话,我是打不了球的。”


   “什么想的不是那个?无所谓啦,会的话就来嘛,怎么可能打不了。走啦!”优一郎说着,拽着米迦尔的手腕就往外拽。


   米迦尔无奈之下只好跟着优一郎跑去球场。到了球场,优一郎总算知道为什么米迦尔说什么“打不了球”,进球场的门口水泄不通的,根本进不去!


   “让让啊,堵在这里干什么?”优一郎一手拉着米迦尔,一手奋力拨开人群。


   “啊!米迦尔,米迦尔真的来了!!!”不知是谁喊了一声,门前的人头立刻转动,发现了优一郎身后的“目标”,顿时人群回流,把优一郎和米迦尔围住。


   米迦尔在优一郎身后叹口气:“知道我为什么不愿来了吗……”“嘁,真是疯狂,理智呢!”优一郎眉头紧锁,手更用力的抓着米迦尔,回头对米迦尔说:“米迦,抓紧了哦,不要被别人掠走了哦。”


   米迦尔一愣,随即笑道:“我怎么会被别人掠去。”也就只有你一个而已。手腕一翻,紧紧抓住了优一郎的手。优一郎似乎并不觉得不对劲,紧抓着米迦尔的手,奋力地往外冲。


   因为人太多,没有人注意到他们拉着手。


   那些女生被几个男生拦住,一个人大喊着:“你们要看我们打球就去观众席去,不要影响我们打球!”人群安静了一会,开始快速涌去观众席,不一会,第一排就坐满了人。接着第二排、第三排……


   跑出人群的米迦尔和优一郎回头看着分散的人群,松了口气。“你们……”优一郎回过头来看见柊筱雅惊讶的眼神,顺着她的目光,才发现自己还牵着米迦尔的手!


   急忙松开,双手合十 低头闭眼,反复说着“抱歉抱歉”,米迦尔表面笑着说“没事”,可眼底的失落并没有被藏住。优一郎只顾着道歉,没有注意,但柊筱雅注意到了。


   “今天的人还真是多呀!”柊筱雅微笑地看着观众席上拿着手机疯狂拍摄,两眼放光的女学生们:“不过这些人都是冲着米迦尔同学来的吧。”回过头来,看着米迦尔面无表情的脸。


   “所以我一般不愿意出教室……”米迦尔看向把自己拉过来的罪魁祸首:“这些女生消息很灵的,应该是有人把这件事传出去了。”


   优一郎还在不爽的看着那些人,皱着眉头,丝毫不藏自己的厌恶:“真烦人,竟然浪费我的大课间!”优一郎拉着米迦尔走向球队。


   “米迦,你应该会打球吧?”


   “会的,但是被那些人堵怕了,”指指观众席“所以已经有半年不打球了。”


   “唉?这么可怕啊,那你现在一定手生了吧?”


   米迦尔想了想:“嗯……不至于,我应该能直接上场。”


   “那就好,走!”说着,优一郎拉着米迦尔穿队服。


   观众席……


   “哎,你看你看,米迦尔在那哎。” “哎呀我看见了。” “他怎么突然想起来打球了,我记得他已经半年不打了。” “唔……看见他身旁那个跟他说话的了吗?” “那个黑头发的?” “对对对,我听说是他拉米迦尔去打球的。”


   “唔……那还要感谢他了。” “差不多了。” “不过他是谁啊?我记得高一的时候,拉库斯怎么叫他他都不去,米迦尔为什么听那个人的话?” “嗯……我听说那个男的是米迦尔的同桌。而且也姓百夜……” “咦?那他们是兄弟咯。” “但如果是百夜家的人,不应该还活着……”


   优一郎不知道自己已成为贵族女生们最感兴趣的话题,但相反,米迦尔自知自己已经成为所有女生的最大关注点。米迦尔并不在意这个,他在意的是那些人对优一郎身份的猜忌。


   优一郎注意到了米迦尔的心不在焉,以为他太过紧张,便安慰道:“米迦,你不用紧张的,就算你手生了,多练练手感就回来了。”米迦尔一愣,他没想到优一郎会因为这个安慰他,低着头笑了笑:“没有,我没紧张,刚才只是想到了什么事,发呆而已。”


   优一郎看着米迦尔表面轻松,可怎么看都像是有心事的样子,不禁担心起来,开口想要说什么,却又憋了回去。


   “小优,你技术好吗?”米迦尔突然问。


   “嗯?还不赖吧,业余爱好而已,不求打得很好。”优一郎认真地说。


   米迦尔牵动嘴角:“哪天我们切磋一下?”


   “好啊!”


   比赛一直持续到打预备铃,但米迦尔为了不迟到,打铃五分钟前就拽着优一郎回到教室。因此优一郎一直很不爽,抱怨了米迦尔一节课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  我滚回来更新了……还是太少,可就是多不了啊无奈……

休息一天

   嗯……最近剧情遇到了瓶颈,想了好几个结局不确定那个好所以干脆休息一下吧。再就是没空想啊,作业到不是问题主要是自己太贪玩了(毕竟方舟最近有活动嘛),而且拖延症十分严重……


   明天尽量想好吧(其实想好了写的也不一定好),不知道会不会有人看但我还是说了一堆废话,那么不管有没有人看我还是说声抱歉。

我会喜欢上讨厌的贵族?(8)

贵族养子学霸米×(伪)平民养子(伪)学渣优
绝对的ooc
私设成山

人设把握不太好见谅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  “他也姓百夜?” “嘿嘿,着你们就不知道了吧,他可是桑格涅姆的头号校草!” “是他吗!传说中的学霸校草!!!” “他竟然到我们班来了,我的天,我转发的锦鲤生效了!”……


   讲台下叽叽喳喳的议论声搞得米迦尔心烦,但他还是面带微笑地走下讲台。旁边的克罗里却是掩嘴忍笑,真的好假呢。


   优一郎没有跟别人议论,但他听见了别人的议论。原来米迦还挺受欢迎的啊,也是,长得这么好看,如果还是学霸的话,没理由不受欢迎……


   优一郎不知道米迦尔也在考虑着同学们的议论。怪不得不让小优不去贵族学院,小优不知道百夜家的事,一濑红莲也不想让他知道吗……


   可是,这件事不让他知道的话……会影响他以后的生活的,尤其是在贵族身边。


   米迦尔在一群人灼热的目光下回到了自己的位置。


   “哎哎哎,这两个百夜家的竟然坐在一起唉!” “你现在才看见啊。” “不过他俩坐一块还可以啊,简直可以说是养眼的一道风景啊。” “毕竟优一郎也是帝鬼学院数一数二的帅哥嘛。” 


   “但优一郎总是趴着睡觉,而且看起来很凶的样子,听说学习还不好……哪有那个米迦尔温柔啊。” “唉?你不知道吗?” “知道什么?” “你竟然不知道!新转来的吧,优一郎啊……”


   “小优?怎么了。”米迦尔见优一郎又趴在桌上,直觉告诉他这次不是因为困而趴下的。


   “没什么……米迦大 校 草。”优一郎趴在桌上闭着眼说。


   “噗,因为我比你受欢迎,还是……”吃醋。


   “嗯……也有一点这么想吧。没想到你这么受欢迎,不过我也不差嘛,不就是看起来没那么温柔嘛……”优一郎嘟囔着。


   太可爱了!虽然幼稚但还是好可爱……“那小优,你可要做好心理准备哦。”米迦尔托腮看着优一郎。


   “什么心理准备?”优一郎抬起头来看着米迦尔。


   “下课就知道了。”


   看着米迦尔不怀好意的微笑,优一郎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。


   下课……


   果然不出米迦尔所料,下了课,两人立刻被一群女生围住,被问各种各样的问题。


   “米迦尔同学,以后多多关照哦,有问题可以问你吗?” “米迦尔同学,你跟优同学从小就认识吗,是兄弟吗?”……


   米迦尔只是面带笑容,耐心地听着他们的问题却从未回应,不知是问题太多还是他不愿回应。


   优一郎还是趴在桌子上,但他没有睡觉,女生们的声音太吵根本睡不着,有些烦闷,不知是不能睡觉而生气,还是因为那些女生围着米迦尔问着各种问题而生气……


   “优同学~请多关照啦,据说你也收曾到过很多礼物唉,是 真 的 吗?”


   优一郎一怔,面无表情地回头“是筱雅啊,很无聊哦,这种事情。”


   “唉?你难道不是因为米迦尔同学更受欢迎而生气吗?”柊筱雅有些惊讶。


   “吵死了,谁会为了这么无聊的事情生气啊。”优一郎还是趴在桌子上,面无表情地回答着。


   “嗯……这不正常啊,哎呀!你不会失恋了吧?”柊筱雅又一脸单纯却说着最惊人的话。


   “哈?你这是什么逻辑啊!为什么会觉得我会谈恋爱啊!”优一郎被惊得坐了起来。他这一喊,身边的声音瞬间消失。


   优一郎注意到了身后的目光,总是感到十分难受。“我要出去,麻烦让让!”优一郎低着头走了出去。


   “小优?”米迦尔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试图叫住优一郎,没想到优一郎竟是头也不回的离开了。


   米迦尔也站起来,露出稍带歉意的微笑,“不好意思,我也有事,失陪了各位。”说完拨开人群追了上去。留下那群女孩愣愣地站在原地望着米迦尔离开。


   “小优!小优!等下啊!”米迦尔追上了优一郎,一把拉住了他的胳膊,让优一郎转过身来。优一郎甩开了米迦尔的手,没有逃走,只是低着头。


   “你怎么了?”米迦尔担心的问。


   “没事。你怎么不跟那些人聊了呢?”优一郎抬起头来,挤出一点笑容。


   “她们没什么,只是你,突然走了,那个人对你说了什么?”米迦尔看着优一郎勉强的笑容,心里觉得有一块石头堵着。


   “……我,真的没事啦,只是突然被那么多人盯着,不习惯罢了……”优一郎笑着说。


   米迦尔看着优一郎这样子,很是心痛,正要说什么,上课铃声突然响了,无奈只好拉着优一郎跑回教室。


   优一郎感到对方紧紧抓住自己的手,好像怕自己会跑掉似的,只是想一直这样下去,一直拉着自己的手。


   不出所料,他们迟到了,,但因为是开学第一天,老师也放过了他们。


   “小优,你真的是因为被人的目光盯着不习惯而生气吗?”米迦尔下课后追问道。


   “真的啦,我从小就习惯低调,所以才考不好,但即使如此,还是有很多人给我送礼物写情书……”优一郎趴在桌子上低声说着。


   但还有一个原因……


   “唔……小优真的不是嫉妒我?”米迦尔说出来就发现这是一句废话。


   果然,优一郎抬起头来用看白痴的眼神看着米迦尔:“怎么可能,我谢谢你还来不及呢,这下喜欢我的人都改喜欢你了,倒给我省去很多麻烦。”


   米迦尔有一点失落,但他表现的并不明显,再加上优一郎又趴下来,没有发现他的失落感。真的,不是因为吃醋吗……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  有点少啊……


我会喜欢上讨厌的贵族?(7)

贵族养子学霸米×(伪)平民养子(伪)学渣优
绝对的ooc
私设成山

人设把握不太好见谅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  “我——出——门——了——”


   “打起精神来笨蛋优!开学第一天要有好的状态!”红莲在优一郎身后提醒道。


   “哈……还不是你这么早就叫我起床啊……唉,又要上无聊的课了……”优一郎慢慢走在路上抱怨着。


   “你又熬夜了?”红莲用审视的目光注视着优一郎。


   “没有啦!”优一郎对红莲翻了个白眼,“是失眠……”还不是因为米迦那家伙。优一郎生气地想着。


   “嗯……要不,今天开车去吧。”红莲看着优一郎没精神的样子,想到了这个主意。


   “真的?!”优一郎立刻回过头来,两眼放光。


   红莲看优一郎恢复元气的样子,嘴角忍不住翘起,“假的。”


   “哈?!你不会又骗我吧!”


   “骗你的,走啦!”红莲说着,揽住优一郎往自己的车位走去。


   “我说红莲,合并后的新学校教师怎么分配啊?”优一郎坐在副驾驶,歪着头问着。


   “你先把安全带系好……当然是老教师主教毕业班,其他的……抽签吧,抽签看自己教几年级,教几班是让主任安排的。”


   “那红莲你教几年级啊?”


   “我啊……高一……”


   “哈,你不是老教师啊。”


   红莲不屑地瞥了优一郎一眼:“是我自己要求不教毕业班的,太累了。”


   “所以抽到了高一?那也不轻快啊,尤其是那些高一的贵族学生,更是狂的不行……哇!你干什么!”优一郎正说着,突然感到一股力量让自己极速向前倾,幸好系了安全带。


   “行了,别说我的风凉话了,到学校了。”红莲的语气中流露出一丝不爽。“你还是担心自己吧,毕竟你的 贵 族 同 学 也不好对付啊。”


   “额……”优一郎面露尴尬之色,“咱俩互相加油嘛……哎呀别打,我知道了!这就下车。”优一郎下车看看,明明只离开两个月却大变样的教学楼。


   “二 三班……二 三班……二啊,找到了!我……好像坐在……”优一郎从口袋掏出一张纸条:“从左到右,三排七行……这位置不行啊,睡觉会被抓包的……”


   “早上好啊!优同学。”听这声音,优一郎不用想也知道是谁。“早上好啊,筱雅。”优一郎缓慢转过身来,再次看见那熟悉的、不怀好意的微笑。


   “嗯?你不奇怪为什么我们还是同学吗?”


   “不奇怪了,早就料到你会在分班上动手脚啦。”


   “唉?嗯……优同学看起来很没精神呐,是昨天熬夜写作业了吗?”果然……


   “托你的福,我的作业早就写完了。”优一郎一点不耐烦的说。

   

   “唉?能帮到你是我的光荣!所以你要谢我吗?!”柊筱雅装作期待的样子看着优一郎。“走开啦!我要睡觉!”优一郎懒得再跟柊筱雅耗时间,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倒头就睡。


   不知睡了多久,优一郎感到推力,自己又把头往胳膊里埋,对方还在推自己,顺带轻声说了一句:“小优?”优一郎瞬间惊醒,抬头一看,是自己十分想念的那个人!


   “米,米迦?你怎么在这!”优一郎满脸的震惊。


   “当然是来上学了,怎么样,想我了吗?”米迦尔微笑着,眼底藏着无尽的温柔。“谁……谁想你了!”优一郎转移视线,脸微微泛红。可恶的帅哥!!!优一郎害羞地想。


   “嗯?真的吗?”米迦尔笑容收敛,装成了可怜兮兮的样子,“我可是很想小优呢……”


   “啊啊啊!好吧好吧,我,我想还不行吗(越来越小声)……”优一郎顶不住这种级别的帅哥对着他做出可怜的样子,只好屈从。


   “嗯?小优说什么?我没听见哦。”米迦尔还是一脸可怜,可眼底闪过的笑意还是被优一郎发现了。“哎呀啊啊,不要装啦我,我想你了还不行吗。”即使发现对方是装的,优一郎还是敌不过对方的美颜暴击。


   “嗯,心意我收到了哦。”米迦尔一脸满足的样子,“那么,请多关照!我的新同桌。”


   “请多关照……咦?你,你是我的同桌啊!”优一郎反应总是慢半拍的样子,又让米迦尔忍俊不禁。


   “对啊,听说小优的成绩堪忧,让我来辅导了!”米迦尔还是笑眯眯的注视着优一郎,看得优一郎又害羞了一次。


   “谁,谁要你辅导了,我只是不想考好而已,我要是想考好,肯定,嗯?”优一郎正抱怨着,突然被米迦尔掰过头来,转头就看见米迦尔湛蓝色的眼瞳,呆住了,过了好久才蹦出一句:“怎么了……”


   米迦尔捧着优一郎的脸的手收了回去,“没什么,谁是想认真看看你。”可恶的微笑!这下优一郎想生气也气不出来了。


   “好了,准备一下吧,要上课了。”米迦尔像是什么也没发生似的回复了正常。


   优一郎则是有些生气,想趴下再睡一会,却被米迦尔拉了起来,“怎么样也要看看新班主任是谁再睡吧。”优一郎觉得有道理,便托着腮,看向讲台,等待着新班主任的到来。


   过了好一会,才听见皮鞋“哒哒哒”踩地板的声音。只见一个身材高大,一头红发,后面还留着长长的辫子的男人走进教室。


   “嗨——大家好啊,我就是你们的新班主任,克罗里,是原贵族学院的教师哦。嗯……不过现在已经不分这个了……那么!请各位同学介绍一下自己吧!,要到讲台上来哟!排火车,从左到右开始s型的转,要快点哦!”克罗里的表情自始至终都是充满自信的样子。


   不知等了多久,终于排到了优一郎。他缓缓起身,走上讲台,只是简单的说了一句:“百夜优一郎。”


   底下的贵族学生便讨论了起来”他也姓百夜啊,那不成也是百夜家的人?” “不可能啊,他姓百夜不应该早被处死了吗,那打他也是被那个人看上了?” “说不定唉,看他长得也挺可爱的,虽然不如米迦尔但也很不错了。” “说起来咱可真幸运啊,学校的帅哥几乎都在这了”……


    “大家好,我是百夜米迦尔,是原贵族学校的学生。不过既然已经合并,大家就是同学了,希望大家能好好相处啊。”虽然米迦尔脸上一直挂着微笑,但优一郎感受不到一点情感波动,只是装作开朗的样子。


   这才是,米迦的平常的样子,吗……好冷淡啊。优一郎呆呆地看着米迦尔这样想着。也许这种差别只有优一郎自己才感受得到吧,毕竟,米迦尔的温柔,只属于优一郎一人。这是米迦尔自己的想法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  所以贵族的帅哥都有谁呢……